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早上八點
 
「少主,該起床了…」
 
「少主,起床了。」
 
「少主…」
 
眼看怎麼喊都沒有動靜,言伸手輕輕拍了幾下。
 
「……唔…再五分鐘……。」
少緯閉著雙眼,像是說夢話一樣的含糊不清。
 
(那就再讓他多睡五分鐘好了…。)
言帶著寵溺似的心情想著。
 
五分鐘好像也不能做什麼,他索性一手撐著頭側臥在床上,觀察起少緯的睡臉。
0800702.jpg


 
(好像睡得很熟呢…)
 
 0800702-2.jpg
 
 
「嗯…早餐要吃什麼呢……」言想著等下要準備什麼,一面喃喃自語起來。
 
「……火腿蛋。」
 
…欸?
 
「…你要吃火腿蛋嗎,少主?」
 
「唔……。」看起來不像是醒來的樣子。
 
可是有人夢話會說火腿蛋的嗎?這傢伙到底有多餓啊?
 
「…那要喝什麼嗎?」
「咖啡…。」還是一副睡夢中迷迷糊糊的模樣。
 
言盯著他看了一會,覺得應該是在淺眠的樣子。
大概就像有時候會迷迷糊糊把鬧鐘按掉,或是被人叫起來答兩句話又睡著,醒來時自己卻不太記得。
 
(好像蠻有趣的…)
 
「昨天在片場還好嗎?」言試探的隨口問了問題。
眉毛和鼻子像小狗一樣微微皺了一下:「導演…呼…很討厭……」
 
「討厭?」
「……一直…不給放飯…。」
 
言輕輕笑了起來。
應該不會有人相信,螢光幕上凶狠又態度囂張的原少緯,也會有這樣的一面吧。
真正的原少緯,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一面,只有他才看得見。
 
-只有在自己面前才能卸除武裝。
這麼想總讓人有點開心。
 
他伸出手,輕輕撥開覆在高挺鼻梁上的髮絲。
指尖遲疑地觸上臉頰,在有些粗糙的皮膚上遊走。
 
額頭…眉毛…眼睛…鼻樑……
…然後輕輕地劃過嘴唇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080702-3.jpg

 
「…少主。」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080702-4.jpg
 
 
 

 

 

「……唔。」
 
不知不覺就……

 

「……」
 
「那、那個…我做完早餐再叫少主…。」
言逃跑似的離開臥房。
 
「嗯……。」
少緯翻了個身,依舊睡得香甜。
 

「早。」
少緯走進廚房,剛起床還來不及梳理的頭髮披散在肩上。
 
「啊、少主,我正要去叫你起來吃早餐了。」
 
「嗯…」點點頭,視線循著香味移向餐桌,「你怎麼知道我想吃火腿蛋跟咖啡?」
 
「我剛剛有問少主…」
 
「哪有?」
 
言笑了笑,無所謂地聳聳肩。
(果然不記得了。)
 
「可是我又好像夢到,我說想吃火腿蛋配咖啡的夢耶……。」
少緯低頭望著盤子,有些疑惑地喃喃自語。
所以應該不是夢吧?只是總覺得記憶模模糊糊的,比起現實還更像是做夢的感覺。
 
「…那你剛剛還夢見了什麼嗎?」
言一邊收拾廚房,一邊裝做漫不經意地問著。
 
「夢見什麼…」
少緯一面想著,一面心不在焉的用餐具戳弄盤中的食物。
 
「就是早餐,還有…」
 
還有他想起了那個吻。
 
「還有?」
 
「……沒什麼。」
他默默低頭吃起早餐,希望發燙莫名的臉頰不會被任何人發現。
 
 
「…總之是個好夢。」然後他小聲的補了一句。
 
 
 
很好骨架又鳥掉了(自暴自棄ing)
然後言的臉是不停不停不停的變型
 
話說好像是第一次畫接吻(雖然畫面看起來像是前一秒)
接吻的臉部角度好難啊QAQ
所以其實是找了參考圖來著
 
最近文字的規模都擴充到破千了.....囧rz
就說了我不是要練文啊啊啊---
是說寫報告要是能這麼威就好了XD
 
上一篇旅行為什麼沒有下篇?
因為總共都已經破兩千了可是還不知道要怎麼收尾.....OTZ
而且亂沒梗的就讓它斷頭算了姆哈哈哈(喂!
 
是說我終於記得畫鬍子了=w=
不過最近才發現比忘記畫鬍子更嚴重的問題...
我從來不記得要畫原少脖子上的刺青欸欸!?
 
是說這篇怎麼好像有到淡淡耿原fu?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  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


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?
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→http://echo5114.blog35.fc2.com/tb.php/12-752abe3c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
   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