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這回走芭樂路線=  =+

 


 

「少主,怎麼會有旅行社寄來的信…」

言手裡抱著剛收到的信件,有些疑惑地將其中一疊印有旅行社字樣的文件遞給少緯。

「總算是寄來了…效率還真差。」
少緯接過信封,嘴上抱怨歸抱怨,但是看起來心情倒是頗為愉。

粗魯的撕開封口,少緯大略地翻閱起那疊看來花花的傳單,然後從裡面抽了幾張出來丟在桌上。

「東京、巴黎、夏威夷、埃及,選一個。」

「…什麼!?」

 

「呃,其實選哪個都沒差啦…」少緯抓了抓頭,「反正在哪裡我也搞不太清楚。」

 

「少主,你…」這突然的舉動讓言完全摸不清頭緒,

 

「…你要出國?」

 

 

只見少緯的一雙濃眉皺了起來,彷彿現在令人頭疼的人是言,而不是自己無厘頭的舉動。

 

「是你自己說想要出國的吧?」

 

少緯煩躁地把剩下的旅行社資料扔在咖啡桌上,有點像是賭氣一樣,背對著言,叉著手臂坐進長沙發裡,打算在對方想起來以前都不再吭聲。

 

 

自己真的有這麼說過嗎…言側著頭回想。

 

…等等,該不會是那個時候……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高中時代的原少緯,曾經迷上某個八0年代的搖滾樂團,
為了模仿樂手的裝扮,他開始蓄起了長髮。

那時候學校還有髮禁,
不過對一向不把校規當一回事的原大少而言,當然也不會把髮禁看在眼裡。

當頭髮長到一定長度,亂翹的髮尾和偶爾遮蔽視線的瀏海,讓他開始覺得煩躁了起來。

080605-1.jpg



他試著自己用橡皮筋將頭髮紮起來,只是手指似乎無法達成這樣(對他來說)細膩的指令,最後反而笨拙地將橡皮筋纏在髮絲上。

「讓我來吧,少主。」
言輕嘆了一口氣,看在眼裡其實默默地覺得有趣。



算是妄想的圖文小劇場,我喜歡日常(笑)

文筆不是很好…希望至少不難看:P
這個對我來說有點算是練習性質,圖文方面都是。
希望不會又半途荒廢掉了…OTZ

----------


言有時會在半夜驚醒
清醒時,面對著獨自一人的房間,
掩埋在內心底層的暗回憶,偶爾會不知不覺地被挖掘出土。

關於那些失去親人,獨自入眠的夜晚。

儘管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的,儘管只隔著一道牆,
但是那些巨大的孤獨感,寒冷地令人難以入眠。


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