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原耿主僕日常之樂園篇

 


1/4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凌晨一點半
結束今天最後一個通告,耿言跟在原少緯身旁步出電視台,準備開車回家。
就在接近停車場時,原少緯突然停下腳步。

「車鑰匙。」少緯伸出手

言一如往常地搖搖頭:「你知道我不放心你開車。」

「幹嘛那麼小氣!難得一次而已嘛…」原少緯的口氣有點小孩子氣,「不然交換條件,你讓我開車,我保證一個禮拜都會努力工作。」

「工作本來就應該努力的啊……」言小聲地吐槽。

「什麼?」

「沒什麼。」言嘆了一口氣,有點無奈地交出車鑰匙,「那就這一次,還有絕對不准開快車!」

「放心啦!」原少緯輕快地閃進駕駛座,「你就好好享受當乘客的樂趣吧。」


耿言一坐上車就後悔了。

方向盤握在原少緯手裡,整輛車根本就是頭脫韁的野馬。
時速一路向上攀升,沿途的風景也越來越陌生。

「少主,回家的路線應該是反方向…」

「誰說要回家了?」難得掌握方向盤的原少緯顯得有點開心過頭,連續超了好幾輛車。

「我們去海邊!」



早上八點
 
「少主,該起床了…」
 
「少主,起床了。」
 
「少主…」
 
眼看怎麼喊都沒有動靜,言伸手輕輕拍了幾下。
 
「……唔…再五分鐘……。」
少緯閉著雙眼,像是說夢話一樣的含糊不清。
 
(那就再讓他多睡五分鐘好了…。)
言帶著寵溺似的心情想著。
 
五分鐘好像也不能做什麼,他索性一手撐著頭側臥在床上,觀察起少緯的睡臉。
0800702.jpg


這回走芭樂路線=  =+

 


 

「少主,怎麼會有旅行社寄來的信…」

言手裡抱著剛收到的信件,有些疑惑地將其中一疊印有旅行社字樣的文件遞給少緯。

「總算是寄來了…效率還真差。」
少緯接過信封,嘴上抱怨歸抱怨,但是看起來心情倒是頗為愉。

粗魯的撕開封口,少緯大略地翻閱起那疊看來花花的傳單,然後從裡面抽了幾張出來丟在桌上。

「東京、巴黎、夏威夷、埃及,選一個。」

「…什麼!?」

 

「呃,其實選哪個都沒差啦…」少緯抓了抓頭,「反正在哪裡我也搞不太清楚。」

 

「少主,你…」這突然的舉動讓言完全摸不清頭緒,

 

「…你要出國?」

 

 

只見少緯的一雙濃眉皺了起來,彷彿現在令人頭疼的人是言,而不是自己無厘頭的舉動。

 

「是你自己說想要出國的吧?」

 

少緯煩躁地把剩下的旅行社資料扔在咖啡桌上,有點像是賭氣一樣,背對著言,叉著手臂坐進長沙發裡,打算在對方想起來以前都不再吭聲。

 

 

自己真的有這麼說過嗎…言側著頭回想。

 

…等等,該不會是那個時候……



高中時代的原少緯,曾經迷上某個八0年代的搖滾樂團,
為了模仿樂手的裝扮,他開始蓄起了長髮。

那時候學校還有髮禁,
不過對一向不把校規當一回事的原大少而言,當然也不會把髮禁看在眼裡。

當頭髮長到一定長度,亂翹的髮尾和偶爾遮蔽視線的瀏海,讓他開始覺得煩躁了起來。

080605-1.jpg



他試著自己用橡皮筋將頭髮紮起來,只是手指似乎無法達成這樣(對他來說)細膩的指令,最後反而笨拙地將橡皮筋纏在髮絲上。

「讓我來吧,少主。」
言輕嘆了一口氣,看在眼裡其實默默地覺得有趣。



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